歡迎您的訪問!今天是:

南博二十世紀中國畫大家展換“新”來襲,眾多精品亮相

2020-01-20 09:51:00

  由南京博物院主辦,中國美術館、北京畫院等 9 家機構共同協辦的"仰之彌高——二十世紀中國畫大家展"已經開展快兩個月了。近日,該展迎來大規模換展,58 件套二十世紀畫壇"超級巨星"的代表作與觀眾見面。其中,齊白石仙逝之年的代表作《風中牡丹》、徐悲鴻赫赫有名的作品《九方皋》《群奔圖》等在展廳中全畫幅呈現,讓觀眾飽覽展品細節。

  大規模換展,令人耳目一新 

  齊白石、黃賓虹、徐悲鴻、張大千、潘天壽、林風眠、傅抱石、李可染,8 位宗師級巨匠的眾多代表作于去年 11 月底齊聚南京博物院"仰之彌高——二十世紀中國畫大家展"特展,用筆墨勾勒出 20 世紀中國畫變革創新的史詩。

  此次展覽集合了南京博物院、中國美術館、北京畫院、徐悲鴻紀念館、李可染藝術基金會、天津博物館、南京市博物總館、蘇州博物館、龍美術館等 9 家機構、8 位"超級巨星"的經典力作 158 件套,為觀眾帶來一場國畫的"盛宴"。"該展覽分前后兩期,第一期已經展示了 100 件套展品。受限于展廳面積,我們近日進行了大規模換展,58 件套新的名作登場。"南京博物院藝術研究所副所長、策展人龐鷗介紹說,換展是該展覽的一大特色,三分之二的展品已被換新。

  "只有林風眠的作品沒換。另外,觀眾關注度比較高,而原本打算要換掉的幾幅作品,我們依然保留了下來。"龐鷗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這次更換展品的力度空前。"幾乎是一個全新的展覽,而且更有份量。第二次的展品中大約 90% 都是外借展出的,觀眾會覺得耳目一新。"

  珍貴!看齊白石晚年的巔峰之作 

 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,齊白石生命最后一年的代表作品《風中牡丹》也在此次換展后與觀眾見面。畫中表現的是風中牡丹:風從左邊吹來,由左向右的筆勢似乎帶著瑟瑟的風聲,催動出花葉海浪般的韻律。畫面左上方一列題款為"九十七歲白石"。

  齊白石的五子齊良遲曾著文記述過《風中牡丹》的創作過程:"他和往常一樣站著,挽起袖子,不慌不忙,先看準備好了的筆等用具 …… 斗大的花朵比真花大有夸張,筆尖用極重的洋紅,筆根水份又飽滿欲滴。葉子都向一邊,似乎是隨風飄動。父親勾完最后一片葉子,我知道要把畫夾在鐵絲上看一看了。父親坐在椅子上,注視許久,又取回來加了數筆,再掛起來,才點頭:‘要得’ …… 父親看這幅牡丹比較滿意,才提筆提上款 : ‘九十七歲白石’。"

  "齊白石逝于 1957 年,就在這一年,他創作了生命中最后的幾幅畫。為什么此幅畫中所有的毛筆都順著一個方向?那是因為老爺子的身體已經極度衰弱了,筆拿在手上再不能左右揮灑了?!L中牡丹’是后人的解讀,不過,該畫的確自在無比,達到了另一番境界。"龐鷗說,這體現著老人已經突破了中國畫外在形式的束縛,更接近抽象的現代畫藝術。

  展廳中,齊白石的另一幅畫作《溪水小橋》也吸引了眾多的觀眾。不過,不少人看著看著就"噗嗤"一聲笑了。這是為什么呢?

  原來是因為畫面實在太喜感啦!遠處青山煙云掩映,河岸旁楊柳依依,平靜的水面波光粼粼,一座簡陋的板橋跨過河面。橋上正走著的不是提琴訪友的高士,居然是壯碩的豬媽媽和四只無憂無慮的豬寶寶!在龐鷗看來,這才是真正的齊白石畫作。"極具生活特色,甚至還有些幽默,他的創作總是令人意想不到。"

  驚艷!徐悲鴻《九方皋圖》《群奔圖》齊亮相 

  作為二十世紀中國畫不朽的曠世杰作之一,徐悲鴻的《九方皋圖》也在第二期展出。此畫取材于九方皋相馬的故事。畫中,九方皋叉腰昂首站立,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前方的那匹黑色駿馬。居于畫中央的黑色駿馬雙目炯炯,欣然撒歡,仿佛遇見了知音。畫面右邊,九方皋身后的兩個人根本不識馬,卻故作姿態,襯托了九方皋和駿馬。

   

  "這是徐悲鴻創作多次的題材,從 1929 年到 1931 年的四年間,他曾經七次畫‘九方皋’題材,而這第七稿就成為他藝術生涯的第一件國畫代表作。"龐鷗介紹說,這是徐悲鴻"九方皋"題材中的最后一副,也是最成熟的一幅。"而且,這幅作品還是在咱們南京的丹鳳街畫的呢!"順著龐鷗指的方向,現代快報記者看到該作品題款為:"辛未初冬第七次寫此,并紀念廉南湖先生,感喟無極。悲鴻時授徒中央大學,居丹鳳街。"

  《群奔圖》創作于 1942 年。畫面中,六匹駿馬形態各異,氣勢昂然。觀眾紛紛感嘆:"看著讓人以為馬在動。感覺這不是畫的,而是這六匹馬都正好在草原上一起奔跑。" 

來源:現代快報   編輯:陳劍雯
九龙内幕